您的位置:首页 >走进霸州>今日霸州>文化旅游>详细内容

民间故事 | 白马红缨桥——六郎城遗说(一)(下)

作者:霸州文化旅游 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7-08 10:00:54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杨六郎一听,就知道辽兵要瞒天过海,他们想让我们重点把守这一关,趁其他两关空虚,取关南进,但是这一关也不能轻视。一人指挥守三关,首尾难顾,怎么办呢?杨六郎想来想去,就跟淤口关的守将说:“你们在这里把守,我去益津关和瓦桥关。”

说话杨六郎就要启程,随从刚要去槽头牵那匹白云马,就被他拦住了。他吩咐将领们,把这匹白云马留下,昼夜拴在桥南边的树林里,他不回来谁也不许动。布置停当,他骑着给他另选的一匹白马奔向益津关和瓦桥关。将士们知道这是杨六郎摆的“白马阵”,施的“空城计”。

就在这天夜里,辽兵真的开始攻关了。大队人马摇旗呼喊,战马嘶叫,可是刚到河边就突然停住了,吓得当头儿的出了一身冷汗。因为他们看到树林里拴着一匹白马,马脑门上拴的红缨子在夜里就像团火。辽兵都认的,一看就知是杨六郎的。这匹马听到桥北的喊声,四蹄乱刨,“咴咴”长嘶,那河水也忽然窜起了大浪头,几乎要漫过桥面,那桥被浪头冲得东摇西晃,眼看就要塌了。辽兵乱喊:“杨六郎在这儿,杨六郎在这儿……他使神法了,不能往前去呀!”

城里的将士们看见辽兵被蒙住了,挺高兴。可是他们又担心辽兵知道了底细,趁机攻进关来,那就砸了。这真是麻杆打狼——两头害怕,这边不敢出城,那边也不敢进城,相持多半夜。快天亮的时候,辽兵首领见仍没有杨六郎的踪影,才醒过梦来,知道上了杨六郎的当,马上传令擂鼓助战,过河攻城。这下城里的人可慌了,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恰在这时,杨六郎从益津、瓦桥两关得胜归来,大声喊:“不要慌,我回来啦!”他威风凛凛,立马桥头,吓得辽兵息鼓停步,又不敢近前了。杨六郎大喊一声“杀”,大队人马冲出城来,杀得辽兵死的死,逃的逃。

这一仗过后,人们就把这座桥,称为白马红樱桥,赞颂杨六郎一人守三关的大智大勇。